高温下与污水较劲的净水人
发布:2017-07-13 08:45    来源:西安日报

  董征和程耀峰在出水口取水化验。 (记者 王旭东 摄)

  ■记者 闫珅

  连日来,西安气温居高不下,连续发布高温红色预警,户外温度甚至超过40℃。尽管如此高温,在我市还有一群污水处理工人战斗在一线,污水处理车间内,除了高温难耐,还有高温下更加酸臭的气味。7月11日,记者走进江村沟垃圾渗滤液处理厂直击高温下的污水处理工人。

  高温下清洗 确保厂区正常作业

  垃圾渗滤液,或许有人还没有听说过这个名词。垃圾填埋场中垃圾本身含有的水分、进入填埋场的雨雪水及其他水分,扣除垃圾、覆土层的饱和持水量,并经历垃圾层和覆土层而形成的一种成分复杂的高浓度有机废水。

  “帮再递一个扫帚,把水量开大点,得继续冲洗……”赵晨,是江村沟垃圾渗滤液处理厂膜车间班长,记者见到他时他光着膀子,正在黑色的反渗透原水罐中清洗泥垢:“由于渗滤液中含杂质较多,加药后就会产生大量的固体附着物,就像长在罐壁上一样,影响正常工艺流程。”因此,膜车间班组需要定期爬进密不透风的罐内进行清洗。上午11点,户外温度直逼40℃,在污水处理车间内显示的温度已达44.3℃,而在罐内进行作业的温度更是超过了这些数值。

  生活垃圾、污水、污泥,都是常人避之不及的东西,然而在这里却有一群人,每天都要和这些打交道,与恶臭为伴。据测算,垃圾渗滤液的COD含量达到2000是普通污水的4倍,氨氮含量更是高达2500,是污水的50多倍。渗滤液入厂后将经过调节池、厌氧池、一级反硝化池、二级反硝化池、超滤膜处理、碟管式反渗透、污泥浓缩、脱水等繁杂工序后变成清水,夏季每天处理1100吨,工作日复一日,不得停歇。

  直面酸臭 轮番作业

  “污水处理公司都是将技术骨干调到江村沟来。”生产科负责人董征向记者介绍他眼中的技术骨干——机修班班长程耀峰,转业后他在污水处理行业连续干了6个年头,今年1月份从污水厂调到现在的岗位。

  两个月前,厂里进行厌氧池改造,清理池里的淤泥成为了头等难事。“厌氧池近10米深,程耀峰架着梯子,下到池内,而池内累积了1米多厚的淤泥恶臭熏天,尽管不是三伏天,臭味仍是钻进鼻子和气管中,戴着几层口罩也无济于事。”董征说,完成了开孔、放气、放水、泵抽,一系列工作后,池底还有大量的淤泥,机修班的工人提着桶将淤泥一桶一桶提到泵口,这才将厌氧池清理干净。

  “一次清淤,洗澡8回,味道也长存。”程耀峰打趣道。

  程耀峰告诉记者,刚来这里第二个月,厂里需要清洗渗滤液输送管道,两条1200米长的管道需要灌入两车的盐酸进行清洗……灌酸、浸泡、放水,在10多天的时间里,需要工人一直要时不时地去监测、观察。“最难的是灌酸环节,我们进入两米多的井口打开闸门,即便是穿着防护衣戴着防毒面具,由于气压大,弄不好也会被喷一脸淤泥。”程耀峰和工友们换着下井口,轮番作业,完成了清洗工作。

  严格监管 确保达标排放

  “渗滤液成分确实复杂,比起污水处理程序也更多。”董征每日都要几次去出水口取样。“由于成分复杂,渗滤液的质量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夏季会比冬季量大,气味和成分也更加复杂。我们每天都需要在出水口取水,拿回实验室分析成分,以便适时调整处理技术,加药减药全靠数据分析。”

  只有出水质量达标了,董征和他的80后伙伴们才算没有白忙活。在高温热浪下,污泥脱水车间、膜处理车间、超滤车间,设备整齐排放,机器转动发出的隆隆声;中心控制室监测着渗滤液处理的全过程,显示屏上清晰地显示设备运行情况;化验室工作人员定时对处理过程及出水进行检测……

  “环保部门定期对出水质量进行检测,确保达标排水。”厂长马保卫说,应对垃圾渗滤液必须要科学、精细管理。截至目前,江村沟已实际处理渗滤液近35万吨,COD减排量达到了6000吨,氨氮减排量近1000吨,且出水全部达标排放。


  编辑:邴璞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