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聚焦
80后"女老赖"1.7亿背后的爱与恨 花两千万解"闺蜜风波"
发布:2018-01-13 15:55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编辑:张莹

    2017年岁末,绥德县80后女子朱瑞因1.7亿元巨额债务登上“老赖”榜而轰动一时,她与债主(同居男友)白世平的爱恨纠葛随之走入公众视野,白世平身后诸多实名股东以及无数隐名股东入股煤矿巨额资金血本无归一事也浮出水面。

    随着媒体的不断曝光,能东煤矿(白世平为该煤矿大股东、监事)财务明细中“打给榆林某领导2110万元”、“打给银行某领导1500万元”、“打给派出所所长张某200万元”等信息不断刺激公众眼球。

    与公众的高度关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地相关职能部门对此却默不作声。近日,华商报记者专程来到神木、府谷,采访白世平身后的多名股东以及能东煤矿,当地公安、纪委等多个部门。

    煤矿小股东:我们被套牢 钱却“打给领导”

    2008年前后,正值神木、府谷煤炭经济的黄金期,当地一名政府官员形容称,当时,煤炭价格一路上涨,人人都想把钱投到煤矿,但小额资金不能独立入股,必须挂名在资金雄厚的大老板名下集体入股,因此,当地人都以认识大老板为荣,争着抢着将钱投放在某个大老板名下入股煤矿,期待获得高额收益。于是,若干小额资金汇聚成一份大额资金,若干大额资金又汇聚成一份更大额资金,依次类推,从而形成了一个“金字塔”形的股金链,位于金字塔顶端的便是煤矿大股东,白世平就是位于金字塔顶端的人。

    在这样的背景下,神木市(当年为神木县)当地人赵子俊、李建卫、范和平、武买小等人直接或间接将约1.8亿元巨额资金投入到白世平或王治明(府谷县能东煤矿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名下,其中白世平名下约80%、王治明名下约20%,入股府谷县能东煤矿,而在赵子俊等人的名下挂着上千个隐名小股东,都是他们的亲朋好友。让上千股民气愤的是,钱投出去后,大部分人自2011年能东煤矿投产正式运营起便没有收到煤矿分红,被彻底“套牢”。随后,他们找过煤矿,也向相关部门反映过,均无济于事。朱瑞一事发酵之后,他们极为震惊,原来自己的权益被大股东白世平挥霍了。

    随后,武买小等人设法获取了能东煤矿2010年6月至2015年4月前的账目明细,其中能东煤矿银行贷款、生产利润等资金,打给王治明8.77亿元、打给白世平2.24亿元、打给榆林某领导2110万元、打给榆林某局长1600万元、打给榆林某局长1760万元、打给银行某领导1500万元、打给老高川派出所(属于府谷县公安局)所长张某200万元……“能把钱打给上面这些人,为啥就没有下面股东的份儿呢?”武买小等人表示不解。此外,能东煤矿私购爆炸火工品账目显示:2010年至2015年4月,总计花费2299.7万元。

    鉴于以上情况,武买小、赵子俊等人以涉嫌职务侵占、挪用资金为由,将王治明、白世平等人控告到公安、纪委、反贪局等部门,但举报材料迟迟没有回应。

    府谷公安:涉嫌职务侵占、挪用资金案未达到立案标准

    昨日上午,武买小等人收到了一份府谷县公安局的《不予立案通知书》,称王治明、白世平等人涉嫌职务侵占、挪用资金案,经审查认为未达到刑事立案标准,根据我国刑法第一百一十条之规定,决定不予立案,如不服该决定,可以在收到通知书之日起7日内向府谷县公安局申请复议。

    华商报记者从府谷县公安局确认,他们确实向武买小等人下达了《不予立案通知书》,经侦部门具体的调查材料,不便向记者提供,不予立案的理由是,经查,府谷县能东煤矿有限公司财务混乱、监管缺失,未及时向股民公开账务,引发纠纷,经该局调查,未达成刑事立案标准,建议能东煤矿加强财务管理、加强财务审计,公开账务,及时化解矛盾。

    对于不予立案通知,武买小等人表示质疑,准备申请复议。

    府谷反贪部门:打给派出所所长的200万 属于借款已还清 不存在犯罪

    1月11日上午,府谷县纪委办公室工作人员称,对于“朱瑞1.7亿巨额债务”事件牵扯出的党员干部涉嫌违法乱纪的内容,府谷县纪委分管领导已经关注,并将这一情况反映给了主要领导,府谷县纪委“准备调查”。

    1月11日下午,府谷县人民检察院反贪局一位任姓副局长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对于武买小等人反映的该县公安局老高川派出所所长张某涉嫌收取能东煤矿200万元贿赂一案,经查,张某是向能东煤矿借款,随后以现金100万元和抵车的形式还清了借款,借款及还款手续齐全,不存在犯罪行为。记者询问“反贪局是否调查过张某借款200万元的用途”,该局长称,他们只调查是否犯罪的内容,至于借款用途,不在他们的调查范围内。

    神木市纪委:白世平组织、工作关系不在神木 不属我们的监察对象

    那么,能东煤矿账务明细中涉及的“打给榆林某领导2110万元”、“打给榆林某局长1600万元”、“打给榆林某局长1760万元”、“打给银行某领导1500万元”等信息,到底打给了哪个单位的哪个领导,其目的用途是什么?是否存在行贿?带着这些问题,1月11日下午2时许,华商报记者来到能东煤矿,该煤矿行政办公楼内空空荡荡,一名工作人员称,老板王治明没有来煤矿,当天上面领导来检查工作,大家都在外面吃饭。等候了一个多小时,该煤矿综合部(即办公室)终于来了一名工作人员,记者表明来意,该工作人员称自己只是下面办事的,具体情况不了解,随后给老板王治明打电话,但对方没有接听。该工作人员称,他会将记者提出的问题反映给煤矿领导,随后给记者回电话,但截至记者发稿,仍未接到对方的回应。

    昨日上午,榆林市纪委相关人员表示,已接到能东煤矿“打给榆林某领导2110万元”、“打给榆林某局长1600万元”、“打给榆林某局长1760万元”、“打给银行某领导1500万元”等信息,并对此高度重视,目前已将该信息转交神木市纪委。

    随后,华商报记者从神木市纪委获悉,因白世平组织关系不在神木、工作关系也不在神木,他是否是党员,神木市纪委也不清楚,因此白世平不属于他们的监察对象。

    诸多疑问和谜团仍待解

    随着事件的逐步发酵,朱瑞和闺蜜周某之间的矛盾、朱瑞委托刑满释放人员拘禁闺蜜讨债等事件也被陆续曝光。在被限制人身自由的过程中,周某和多名陌生男子发生肢体冲突,两名男子被划伤,周某也因涉嫌故意伤害被判处有期徒刑。目前,她已向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朱瑞、周某是多年好友,为何会反目成仇?周某的丈夫李先生表示,两人是同乡,熟识多年关系要好,甚至形影不离。由于朱瑞经济条件好,周某在2014年向朱瑞借款600万,两人的亲密关系一直保持,2016年10月发生非法拘禁事件,导致闺蜜关系彻底破裂。

    华商报记者网络检索注意到,2016年10月,也就是周某被非法拘禁后不久,她开始实名举报“朱瑞伙同银行行长合谋洗钱一亿多”,称2015年11月底,朱瑞与某银行一领导联系如何洗钱,将已被法院冻结的1.06亿元非法洗入到周某的账户,并通过各种手段又将1.06亿从周某的账户转入多个虚假账户,然后提现。周某称,她曾向银监部门举报,朱瑞为了报复,雇佣刑满释放人员以讨要借款为名将她绑架。

    “为何对举报朱瑞洗钱一事,银监部门不管不问?冻结的资金为何能够转出去?”李先生表示,朱瑞偷偷转移的上亿元资金,正是白世平起诉朱瑞后,由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冻结的资金。也正是拒不履行法院判决,朱瑞被列入了“失信人名单”。

    究竟是因为债务纠纷,还是缘于举报“洗钱”内幕?偷偷转移法院冻结资金行为是否为真?白世平与朱瑞、朱瑞与周某之间的许多疑问和谜团仍然待解。

    华商报记者在采访中证实,在有关部门问询过程中,朱瑞在笔录中明确承认,她为了解决周某事件找“社会人”花费了2000多万元,且按了手印。“明明债务只有几百万元,为何朱瑞敢说自己花了2000多万元,很明显,就是用重金打通环节,想摆脱周某案件的法律风险……”知情人士说。

    昨日下午4时许,记者电话联系到朱瑞,她称正在开车,不便接受采访。下午5时50分许,华商报记者再次电话联系她,其未接听,截至昨晚11时发稿,仍未给记者回电。

    华商报记者 赵国强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编辑:张莹
分享到: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