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国际新闻
伊朗宣布联合国对伊武器禁运自动终止
2020-10-19 09:44来源:新华网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张睿

2019年9月22日,伊朗举行阅兵式。

  新华社德黑兰10月18日电(记者陈霖)伊朗外交部18日发表声明,宣布联合国对伊朗的武器禁运即日起无条件自动终止。

  声明说,伊核问题全面协议中明确规定,终止对伊武器禁运是无条件的,无需通过新的协议,也无需安理会声明或采取任何新的措施。

  声明指出,18日起,针对进出伊朗的武器转移及相关活动和金融服务的所有限制,以及对部分伊朗公民和军方人员施加的关于禁止进入或过境联合国会员国的所有禁令均自动终止。

  声明还提到,根据自身防卫需求,伊朗可以不受任何法律限制,从任何来源采购任何必要的武器和装备,也可以根据自己的政策出口防御武器。

  联合国对伊朗武器禁运可以追溯到2007年3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第1747号决议。该决议规定禁止伊朗对外出口武器,并呼吁所有国家对向伊朗出口重型武器保持警惕和克制。2015年7月,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核问题全面协议。该协议以及随后安理会通过的第2231号决议均写明,联合国维持对伊武器禁运至伊核协议正式生效五年之后,即2020年10月18日。

  近来,美国在安理会提出延长对伊武器禁运决议草案并试图启动伊核协议“快速恢复制裁”机制,以全力阻止解除对伊武器禁运,但均以失败告终。18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一份声明中重申所谓联合国对伊制裁“已恢复”的立场,称联合国对伊武器禁运仍然有效。他还说,与伊朗开展常规武器贸易或就相关武器提供技术培训、资金支持者将遭到美国的制裁。(参与记者:刘品然)

  >>国际观察

  联合国解除武器禁运对伊朗影响几何

  新华社记者程帅朋 辛俭强

  联合国对伊朗武器禁运18日终止。分析人士认为,禁令解除后,伊朗有望从俄罗斯等国购置武器提升国防能力,但受制于自身经济状况和美国持续打压等因素,伊朗在国际军火市场上豪购的情况很难出现。伊朗核协议执行目前处于停滞状态,今年美国总统选举和明年伊朗总统选举的结果或将对该协议最终命运产生重大影响。

  美国阻止未能奏效

  伊朗外交部发表声明说,自18日起,向伊朗提供或从伊朗获取武器的所有限制措施都自动终止。伊朗可以根据自身防卫需求,不受限制地从任何来源获取任何必要的武器装备。声明同时强调,伊朗不谋求获取非常规武器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不会突击购买大量常规武器。

  伊朗外长扎里夫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说,伊朗与世界防务合作的正常化,有利于多边主义事业以及中东地区的和平与安全。

  联合国对伊朗武器禁运可以追溯到2007年3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第1747号决议。该决议规定禁止伊朗对外出口武器,并呼吁所有国家对向伊朗出口重型武器保持警惕和克制。2015年7月,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核问题全面协议。该协议以及随后安理会通过的第2231号决议均写明,联合国维持对伊武器禁运至伊核协议正式生效五年之后,即2020年10月18日。

  近来,美国在安理会提出延长对伊武器禁运决议草案并试图启动伊核协议“快速恢复制裁”机制,以全力阻止解除对伊武器禁运,但均以失败告终。

  军事豪购可能性小

  联合国解除武器禁运,对伊朗意味着什么?

  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王晋认为,解除禁运体现出国际社会对多边主义的坚持和对美国单边主义政策的反对。伊朗今后可以从俄罗斯等国获得一些高精尖武器,对于提升自身国防能力有一定作用。但解除禁运只是伊朗从伊核协议中得到的一个“副产品”,伊朗想要通过协议摆脱经济困境的主要愿望远未实现。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日前发表文章认为,禁运解除后,伊朗军事豪购的情况不大可能出现。

  首先,俄罗斯等潜在的对伊朗军售国家都想与伊朗在中东地区的敌对国家——如沙特、以色列、阿联酋等保持良好关系。其次,美国对伊朗的制裁重创伊朗经济,削弱了伊朗的军购能力。再次,美国的制裁威胁会吓退一些有意对伊朗军售的国家。最后,伊朗的军事战略不是基于外购的武器装备,而是基于自行生产的弹道导弹和中东地区的一些亲伊朗民兵武装。

  伊核协议命运如何

  伊核协议正式生效五周年之际,特朗普政府正不遗余力地推行对伊极限施压政策,希望彻底摧毁该协议。而伊朗近几个月来则降低调门,没有进一步违反其在伊核协议中作出的承诺。

  王晋认为,伊核协议的命运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美伊两国总统选举结果。随着美国总统选举临近,美国以外的伊核协议各方都在观望,在美国大选结果确定之前不愿在伊核协议上有大动作。如果美国总统特朗普连任,美对伊极限施压将会继续,伊核协议前景更加黯淡。特朗普的竞争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此前曾表示,如果他当选,且伊朗重新“严格遵守”伊核协议,那么美国将重新加入该协议。

  伊朗明年将举行总统选举,已担任两届总统、被视为温和派的鲁哈尼将卸任。伊核协议陷入困境致使伊朗国内保守派力量上升,对美强硬的保守派已在今年伊朗议会选举中赢得大多数席位。王晋认为,如果保守派赢得明年伊朗总统选举,伊朗有可能进一步突破伊核协议的约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