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文化娱乐
西安女娃唤醒“锦灰堆”
2020-10-19 18:53来源:西安新闻网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赵随

  西安新闻网讯“颠倒横斜任意铺,半页仍存半页无。莫道几幅残缺处,描来不易得相符。”诗中所描写的,是我国书画史上一种特殊的画种——“锦灰堆”。如今,这一面临失传的传统技艺被西安女娃封晶唤醒。她创作的“锦灰堆”文创丝巾,成为入选十四运特许商品中唯一的非遗产品。

  从“一见钟情”到“锦灰堆”传承人

  锦灰堆又名八破图,也叫“集破”“集珍”“打翻字纸篓”,属于国画艺术工笔类的特色画种。正如其名,锦灰堆的产生也别有一番趣味。相传,锦灰堆的产生始于元初的绘画大家钱选。一次醉酒兴起,钱选将当天散落在饭桌上的吃剩残物,如蟹脚、蚌壳、莲房、鸡翎、鱼刺等,信手绘成一幅横卷。旁人见了,个个称奇,随即挥笔题款“锦灰堆”。

  多数人或许对“锦灰堆”这个名字十分陌生,但封晶却对其情有独钟,应该说一见钟情。十几岁时,她在一位老收藏家手中见到一幅“立体画”,当时她还不知道这就是“锦灰堆”。“第一次看到不同元素堆积在一起的三维立体画作,我以为是粘在一起的,还用手小心地摸了摸,没想到是平的,竟然是画上去的。简直太神奇了!”

  自此,神奇的“锦灰堆”种子埋在了封晶心里。上大学后,她找来各种文献资料学习。

  封晶说,“锦灰堆”的这种艺术表现形式,突出特征可以概括为一个“破”字,要画出破碎、翻卷、重叠、玷污、撕裂、火烧和烟熏等古旧样貌,给人以古朴典雅、耐人寻味的感觉。同时,残缺的文字和图案,还给人以更多的想象空间,也平添了一丝遗憾之美,而这些也是“锦灰堆”艺术的魅力所在。

  知道“锦灰堆”面临失传后,封晶对她的爱愈加浓烈。

  “锦灰堆”可追溯的第⼀代传承人是陕西马子云先生,于1919年在北京琉璃厂碑帖铺庆云堂学得金石拓和“锦灰堆”,后任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和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传第二代茹小石。

  封晶师从茹小石,成为第三代“锦灰堆”传承人,并成功将其申请为书画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她将历朝历代残缺的古砖、瓦当、钱币等金石,通过复杂的重叠堆栈拓印构成画面,再慎重配画、题字,让破碎的金石重新焕发艺术价值。

  镂之金石,琢之盘盂,仍难以千古长存。而独属中国的“传拓”技艺,却以一纸一墨,让金石不朽。

  十四运“锦灰堆”文创——传统文化的提炼与升华

  十四运作为目前国内规格最高、规模最大、竞技水平最高、辐射带动作用最强的综合性运动会,其特许商品的面世必然也是公众关注的焦点。首批公布的特许商品中,封晶设计的“锦灰堆”丝绸文创一亮相,便备受瞩目。

  封晶说,这方“锦灰堆”丝绸文创是专为十四运创作的,采用陕西具有代表性的大雁塔、兵马俑等传统元素,将秦砖汉瓦、碑石拓片等陕西特有文化符号,与十四运的设计元素巧妙结合,融会贯通。既有传统、又有创新、动静结合、洒脱不羁。

  “西安作为古丝绸之路起点,是连接世界与中国文化交流的原点,也是欧亚大陆多元化文化汇聚交融的中心,锦灰堆作为陕西境内唯一的国画类非遗项目,此艺术形式与丝绸相结合的文创礼品,是传统文化的提炼和升华。”

  之所以制作成方巾,既有其美观性,也很实用。“方巾既可以作为运动员和志愿者的手腕汗巾,又可作为陕西独特礼品带往世界各地,为丝绸之路再续前缘。”

  “将锦灰堆完整地传承下去”

  由于绘制“锦灰堆”艺术、技术要求高,绘画者需多才多艺,要善写真、草、隶、篆,能模仿各家字体,善画花鸟鱼虫、山水人物,熟用碑拓、篆刻等绝活。故“锦灰堆”制作难度大,耗费时间长,传承者少之又少,使”锦灰堆”这⼀传统技艺几近走向失传。

  面对锦灰堆失传的困境,封晶朝夕不倦。作为西安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的会员,她利用业余时间,在西安美术学院义务授课,并通过文献和资料的整理研究,培养传承人。如今,第四代锦灰堆传承人已踏着她的足迹缓缓走来。

  “我的愿望是让更多的人了解锦灰堆,喜欢锦灰堆,并将她完整地传承下去,这也是我作为传承人的使命”。

  (文/图 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马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