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文化娱乐
匠心+匠艺 川博文物修复都用了哪些“黑科技”?
2021-01-17 11:33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朱梅红

  成都,这座拥有4500年历史文化积淀的城市,博物馆总数量和非国有博物馆数量均居全国城市第一位。现在在成都,逛博物馆早已成为了市民的日常。

  创建于1941年3月,最初叫“川西博物馆”,后更名“四川省博物馆”,2009年新馆落成后又改称“四川博物院”(以下简称“川博”)的地方,是收藏和展出四川省文物的重要场所。

  走进川博东南门,左边一栋办公楼中,有一个门禁森严、平日极少露脸却不可或缺的地方——文物保护修复中心(以下简称“文保中心”)。文保中心主任张孜江更愿意将其比喻为“文保医院”,而他和22名工作人员则是“文保医生”。这个有三层楼、16个办公室的文保中心里,每天都在上演着化腐朽为神奇,让古老文物再现光彩的故事。除了如匠人一般的“文保医生”手动修复,这里还配备了多个“黑科技”设备。

  他,见证了“文保医院”的建立

  四川博物院文物修复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世纪50年代。而文保中心,筹建于2009年7月新馆开馆之际,目前拥有建筑面积约1500平方米的各类实验室、修复室16间。

  回想起开馆之初,张孜江还在文物保管部负责,因有大量文物需要展出,那时条件简陋,没有独立的文保中心,没有专门的文物修复工作室,便临时在保管部的大厅和狭窄的办公室作业,十来个工作人员和新馆展出的文物挤在一起。时间紧任务重,文物修复师们只能做文物清理、清洁和消毒工作。“2009年川博新馆开馆后,当时的院领导认识到省博一定要有文保中心,这样便慢慢建立起来了。”张孜江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现在川博院长韦荃本是著名文保专家,通过十余年的建设发展,如今的文保中心拥有4000余万元的高科技设备,用于文物修复。

  “仪器多不算稀罕事,人才是第一位。没有专业技术人员操作的仪器设备,只是好看的摆设,当人与仪器设备相配合时,才能发挥这些设备的作用。”张孜江介绍说,有病害的文物到了这里,会先通过不同设备进行针对性的检测、诊断,再根据检测结果、病害程度,制定相应的保护修复措施。

  随后,张孜江带记者走进一间间文物保护实验室,介绍起了那些“文保诊断器”。

  它们,隐身实验室的“文保诊断器”

  黑科技一:扫描电镜

  杨娟是文保中心工作人员,她面前这台与人齐高的大型仪器名叫“扫描电镜”。只见她将一个芝麻粒大小的样品放进装置中,通过充氮气、抽真空等操作,旁边的电脑上便能清晰地看到图像分析和样品的形貌。“这台仪器最大可以放大到100万倍,这个探头可以对其进行元素分析。”杨娟说,现在放进去的是青铜器的微量取样,经过分析,就能知道这个青铜器上的锈蚀是否有害,是否需要去除,对后期修复起到了重要的参考依据。

  黑科技二:高光谱图像分析仪

  “我们用普通相机拍照只能呈现其图片,用高光谱图像分析仪采集图像数据,不仅可以成像,还能生成一张物品的光谱图。”张孜江指着墙上一张示例图说,人眼一般能看到400纳米到760纳米之间的光,称其为可见光。但看不见的光,如红外线、紫外线等,这台仪器也能看见一部分。

  在文物修复中,它能运用在什么地方呢?张孜江举例说,川博有很多张大千的作品,观众看到的是一幅完整的作品,但张大千在创作时,他是否在作品中打了底稿,是否有画错的地方,以及人眼看不见的地方还隐藏了什么,这台仪器会给你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黑科技三:傅里叶红外显微镜

  傅里叶红外显微镜可以对样品进行定性和定量分析,主要用在有机质材料的分析。“比如对装裱书画的黏结剂,一些修复上的环氧树脂等进行分析。通过分析,判断其材料的属性。” 张孜江说。

  成都建设世界文化名城 千年文脉将焕发生机

  除了“黑科技”设备,多年来,川博在多馆合作上也做出了很多成绩。据了解,2020年8月19日,正值“文化遗产保护管理与传承创新研讨会”在敦煌研究院召开之际,四川博物院与敦煌研究院签订了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战略合作协议。川博党委书记王龙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今年,双方还将开展更多更深入的合作,包括四川博物院藏张大千临摹敦煌作品与原洞窟壁画的比对、研究和利用等(暂定名)。

  “文化高度决定城市高度,文化影响力决定城市影响力。成都建设世界文化名城,千年文脉将焕发新的时代生机。”川博院长韦荃告诉记者,两馆签约后的一系列合作,不仅能推动双方的学术研究和交流合作,还能发掘更多的文化价值和内涵,“活”起来的文物将讲述更加生动的中国故事,产生更加广泛和深远的影响。